先走啦

平生少年时-春

修正版 完整版

9681个字好长的.....

--------

平生少年时

    —四季歌


“平生少年时,轻薄好弦歌。”

“四季似歌有冷暖,来又复去争分秒。”


--Spring


“王俊凯!哎你……”易烊千玺还没回过神,身边人蹭的一下就窜了出去,他无奈抬了抬嘴角,心里暗骂了一句幼稚。


三月的厦门,路两旁的榕树茂密繁盛。他用力蹬了几下,追上了另一个骑着粉红色单车的年轻人。


“来比赛嘛,千玺。” 风把王俊凯细碎的头发扬起来。


“赢了干嘛?”易烊千玺漫不经心的说,毕竟输赢这种无聊的事情只有王俊凯一个人在意。


“叫一个月的哥。” 王俊凯眼神闪亮,如同琥珀。


易烊千玺嘴上没有答应,脚底却加速,嗖的一下超过去,只留下身后人大喊:“诶!千玺!”


春风是都是带着凉意的,远处是灰沉沉的天际与海岸线相连。两个人站在堤岸边,夹杂海腥味的风吹在脸上,无比柔软。易烊千玺喜欢这个春天,他长在北方,那里一整年的空气里都有沙土灰尘,北方的春天从来都是不可爱的,漫天的柳絮总可以让朱墙绿叶都黯然失色。


“输了叫哥,快点。”


“我没答应你,叫你个头。” 易烊千玺当然不是输不起。但是他喜欢看对方想方设法,绞尽脑汁和自己的斗嘴的样子。


“你输了,你不要赖皮,你输了!你不要赖皮!“这次王俊凯采取是单曲循环的方法。


“我就赖皮啊。”易烊千玺挑挑眉毛,笑着说。


王俊凯也弯着眉眼,侧身看着身边的人说出小孩子一样耍赖的话。他望着他的脸,哪怕有半张脸都掩藏在口罩之下,但眼神却像是荡漾的水波。


易烊千玺一边往海里扔石子一边嘟囔,“又有人在拍啊。” 


“恩,看见了,不过也听不见说话。” 他也捡起石子往海里扔去。王俊凯有点无聊,不能贸然去做动手动脚的小动作,只能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和易烊千玺聊着天。哪怕只是这样,却也好像能做成快乐的举动,一起骑一公里的车,一起爬的沙堆,都像是一起经历着的冒险,心中兴奋总多过疲惫。



晚饭的时候,王源终于逮住两个刚从海边回来的家伙,咬牙切齿的质问他们怎么能抛下他单独出去玩。


“你不能好好复习吗?” 王俊凯眼睛都不抬,一边夹菜一遍回嘴。


“哥复习一下午了,要死了,我也要去海边,去吗去吗?”王源不理王俊凯,转头对千玺说倒,“你们今天出去人不多吗。” 王源心中还在耿耿于怀那天失败的出行。


“多,巨多。”王俊凯皱着眉头回答。


“ 真牛逼,那你俩能玩个啥了?”


“ 骑自行车。”


“我靠啊,我也要骑。”王源也真是眼红这俩出去玩的家伙,随便吃两口,便催促着也要出门。胖虎说怎么样也得等天黑,王源只能又被老师拖走再做一份卷子。


“我睡一会,等会儿叫我。”吃过饭的易烊千玺终于感觉到疲惫,脱了鞋就往床上歪。


王俊凯躺在沙发上,摸到沙发角落里的遥控器,关掉了电视,又把自己的手机调成静音,还轻手轻脚拉上窗帘。这套动作做的流畅自然,好像自己原本就是一个体贴细腻的人。


第一年,他们认识第一年。千玺周五下了课飞来重庆,录完节目,众人挤在化妆室聊天打闹,王源跟自己絮絮叨叨那把没有赢的游戏,他在镜子里瞥见易烊千玺的睡姿。在这个拥挤吵闹的屋子里,面容模糊,看不清是否带着疲惫的表情,只是那张堆满道具的沙发显得他特别瘦小。公司里的大人总是问千玺会不会累,而他总是回答摇头。王源顺着自己目光看到睡着的易烊千玺,也停住喋喋不休的嘴,王俊凯起身把几个吵闹的练习生推出房间,再轻轻关上门。


那是第一次,他意识到,他在照顾易烊千玺,也是第一次,他确定,他需要照顾这个人。



易烊千玺是自然醒的,先看了一眼手机,还不到八点。他裹了裹被子,翻了个身,王俊凯斜斜的躺在沙发上玩手机,旁边亮着一盏昏黄的地灯,周围是影影绰绰的。


“手机那么好玩吗?”刚睡醒的声音还有点沙哑。


那人听见声音抬头确认声音的来源,随即又低了头说:“超好玩,你也玩玩看。”


他从手边抄起一个枕头,准确的扔在王俊凯怀里,他嘴角带着笑意,从沙发上跳下来说:“我估计王源儿快到极限了,走吧。”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叫王源也爱带着儿化音。


”恩。走吧。”易烊千玺从被窝里坐起来,抓过床头柜上的帽子扣在头上。


强哥说王源还在背单词,两个人蹑手蹑脚在门口看见王源抓耳挠腮的样子,忍不住笑出来了。王源却毫不在乎被笑话,像是发现救星一般大喊:“走!走!走!”


“千玺你是不是又睡了一觉。”右手拿着的笔还没有扔,左手已经在穿外套,嘴里还喋喋不休说着 :“我就知道你在睡觉,我不忍心打搅你,我学了这么久,是不是很为你着想呀。”然后推着两人就往外走,嘴里还大喊,胖虎走啊,跟上!


他们的生活像是一场真实的楚门的世界,数不清的镜头在角落里,一言一行都被记录着。即使是这样,没有人否认这样的夜晚仍然是轻松而惬意的。王俊凯和易烊千玺靠着栏杆看黑暗中模糊的海。远处有灯光,像是弥补黑夜里找不到星星和月亮,耳畔是闹嚷的声音,海浪声,甚至还听得到夜风吹动叶子的声音。


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静默地站着。


他扶着栏杆的手挨着他的手。



这样生机勃勃的春天,还是有烦恼的事情,对于易烊千玺来说,是起床。他认定自己一定患有起床困难综合征。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,十分,特别的痛苦。洗个澡绝对是来不及了,瞪着眼睛,镜子里的头发像是被轰炸过,实在非常讨厌这种刘海锅盖头啊。他正弯腰埋头洗头发,没有听见有人推门进来的声音。王俊凯手里提着早点,这是他是他刚刚从楼下餐厅帮忙打包的。一进门,看见这人已经在梳洗了,觉得挺值得表扬,本以为自己要来掀被子叫早呢。他把袋子放在桌子上,拐进卫生间。


易烊千玺闭着眼睛四处摸索,手里被递上毛巾塞满:“王俊凯?”


“恩,是你哥!”


“这么早啊?你早饭都吃完啦 ?”


“没啊,想先看看你这个猪起了没有。我打包了,跟你一起吃。”


易烊千玺用力擦了几下头发,王俊凯则靠在洗手间的墙上,看着他从杂乱的水池周围搜寻到牙膏,说句实话,除了会洗内裤和把衣物分类,千玺的东西凌乱的程度和王源真是不分高低。


易烊千玺从镜子里感觉到注视,满嘴牙膏,含含糊糊的蹦 了几个词。


“什么啊?早饭吗?”王俊凯靠直觉猜的。


“唔。”男生刷牙动作一点也没停,头却重重的点了点。


得到确认的信号,王俊凯便了然回答:“粥,油条,还有煎蛋之类的吧,胖虎帮着装的没仔细看。”


“现在几点啊。”吐掉嘴里的泡沫又问了一句。


王俊凯看了眼手机说:“七点多一点,你还可以再磨叽一下。”说完便想要走出卫生间先吃早餐,却又像是注意到什么,转了半个身,又再转回来。




王俊凯上前一步,酒店的卫生间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大。他一步上前,并肩和易烊千玺站在镜子前,一个少年是含着笑意精神百倍的样子,一个少年是早起懵懂发呆的脸庞。易烊千玺在镜子里朝他挑挑眉,意思是问他怎么了?


“看,我们快差不多一样高了。” 王俊凯看起来很兴奋。并不是那个在外人跟前一提身高就要调侃两个弟弟的人。


“那你小心。马上就要被我超过了嘿!” 因为是天天相处的人,就很难观察到对方变化的细枝末节,明明前两三个月自己还要矮王俊凯大半个头呢,易烊千玺神色也渐渐清明了起来。


“我等着哈。”说完自顾自又嘿嘿嘿一笑。这个两年前能被自己一下搂个满怀的小子,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长大了啊,怎么冒出一种养的小狗长大的感觉呢?王俊凯这么想着便伸手去揉对方头发,却忘记千玺的头发还是湿的,摸了满手的水。


“……”


千玺看着这个人没占到便宜,心中觉得好笑,面上还是无辜地盯着王俊凯。


“快点弄!弄完吃饭。”王俊凯对千玺这样的表情总是无可奈何,只好这么说。在转身之前,又湿漉漉的水全部蹭在千玺的睡衣上。


王俊凯把饭和筷子都摆好,易烊千玺也刚好从洗手间出来。王俊凯不紧不慢的吃,千玺因为操心着一会还要换衣服,加上他本身吃饭就喜欢大口咀嚼,现在这幅样子简直配得上狼吞虎咽四个字。


“我今天台词特别多。”王俊凯一边翻着手边的台词一边慢悠悠的说,语气里既不是担忧也不是抱怨,只是最琐碎的日常。


对面那人似乎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咽下口中饭,难掩笑意说:“所以你昨天晚上是回去背台词了嘛。”


王俊凯假装皱眉抗议:“请不要拆穿好吗?好吗?”


“好好好。”


王俊凯拿筷子点了点那碗没有打开盖子的盒子:“面线糊你尝尝,王源刚给我说好吃。”


“给我喝口你的粥。” 千玺不想吃黏糊糊的面线,伸手就要抢王俊凯的粥。


王俊凯把粥往中间推了推,两个人的汤匙一起落在一个碗里。


这是2016年春天,一个普通而充满光亮的早晨,他们两个分享一碗粥,聊着不足为奇的小事,如同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在经历着的最平凡日常生活。他们轻声交谈,分享亲密。





之后的很多年里,这段厦门之行在王俊凯心里仍然没有丝毫褪色。三月的厦门,四处都能发现楚楚动人盛开的花。这个城市明明对王俊凯来说明明是陌生的,但王俊凯却开始依赖这个地方,大概因为这个城市和他一起分享了一个秘密。


海面上吹来的春风和少年提心吊胆的秘密。


王俊凯靠着车窗,被人中途叫醒。眼睛被一双手覆盖住,他试图睁开眼睛。易烊千玺的掌心感觉到被睫毛轻轻扫过的触感。


“千玺。”王俊凯刚睡得沉,现在身上都还是软的,连伸手移开千玺的力气都被抽掉,只能用带着鼻音的声音唤人。他特别喜欢叫千玺这两个字,几乎是不加掩饰的喜欢,甚至对千玺本人说话,也爱在“你”之前加一个千玺,有着慎重其事的意味。


车上除了司机,只剩下他们两个人,王俊凯侧过脸看了眼窗外:“导演叫我了么。”


“还没,他们在准备了,应该快到你了。” 易烊千玺他后面没说出口的话是怕一会太着急叫醒你,怕你睡得迷迷糊糊。王俊歪着身体,清醒了点之后,立即就往易烊千玺肩膀边上蹭了蹭,易烊千玺当然见怪不怪,也任由他靠着。两个人就这么挤在一起没一会儿,果然导演找人人来叫王俊凯。


轮到易烊千玺的时候,昨天千玺看剧本的时候,还觉得这场不需要太多台词的戏很简单,但当真正开拍的时候,却发现比想象的要难得更多。


来回走了几场之后,易烊千玺还没有进入状态,导演似乎不着急,他在椅子上调整了下坐姿,没说什么,似乎在等易烊千玺自己摸索。


“今天这是最后一场了吧。”王源拿着一包薯条吃得不亦乐乎。


本来正在玩手机的王俊凯闻声抬头,注视着易烊千玺,点了点头。像是意识到什么,退出正在玩的游戏界面,看了眼时间,有点意外想着这场明明应该很简单的戏,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了。王俊凯的视线凝固在那个低着头走来走去的人身上,手略过王源后背,从桌子那头抽出剧本,翻到这幕戏。先是一个全景,谌浩轩推门进来。接下来是一个中景,他坐在椅子上,最后是一个特写,特写底下的注释,焦灼,担忧,不确定。


易烊千玺也不知道这场戏究竟卡在哪里,导演总说自己的表情太坚定了,担忧这种情绪,可不是眨眨眼睛的动作这么简单。可是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啊,越是紧张的时刻反而没表情的模样。


王俊凯看见导演坐在摄影机前跟千玺低语,千玺很轻的摇了摇头,笑了笑,也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
“不是坚决的表情,你刚刚那几场像是已经知道即将发生什么。”  导演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。


易烊千玺在心中搜寻着类似胆怯,畏惧的心情,沉思了半响说道:“我觉得差不多了,再试一次吧。”


王俊凯长久地观察着这一场NG,不知不觉得发起呆来。被王源打断时候,吓了一跳,“结束啦,走!回去吃饭。”


王俊凯反问他:“你作业做完了么。”


“闭嘴!”王源翻了个白眼,“你是不是都没带作业过来,怎么天天帮我惦记学习?”


王俊凯站起身收拾起包,吐槽了一句:“毕竟我们是高中生了嘛。”


“我难道不是学霸么?你太小看哥了。”


“哦。”王俊凯不理会王源的话,顺手把千玺的包装了装,看着那人慢慢这朝里走过来,带着笑意,似乎并没有因为NG多次而有什么负面的情绪。


一行人上车的时候,已经接近天黑。周围的粉丝也没有早晨那么多了。片场离酒店并很远,车子没开几分钟便到了。


“千玺!完蛋了。我好像马上就要去跳Good boy了。”王源下车的时候,忽然咋呼起来。跳舞永远让王源哭天喊地,但爵迹宣传又要跳一段,一个人要是丢人就太糟糕了,虽然不长的舞,他已经练了很久。


“你跳得挺好的,相信易老师。” 


“要死了。我晚上做梦都是动作和数学题。”


易烊千玺倒是觉得跳舞和数学题更简单,他这些天睡觉的时候梦到的都是剧本,场景,还有NG。这个角色明明已经是最适合自己的了,为什么演起来根本不得心应手,王源和王俊凯其实更适合演戏吧。这么想着,难免面上露出失意的表情,被王俊凯看在眼里。王源在一边嘟囔着:“我一个人跳舞,这个副本真要命。”


很多人一起吃饭很难不热闹,王源已经彻底忘记刚刚还在抱怨的内容,边等上菜还边唱起了歌。


随便吃了几口饭,易烊千玺便说要回房间,说困得要死。


王俊凯扒着碗里的饭,还没顾得上转眼看易烊千玺一眼,这人就蹿了。


最终王俊凯还是没憋住,钟表走过十点,走到易烊千玺的房门前,手里拎着一盒烧烤算是一个理由。他站在门口看见千玺顶着一头乱发开开门,脸上表情挺放松的,心里刚才说不清道不明的晦涩情绪才就踏实起来,于是对着对方笑起来,满脸傻气。


“ 王源儿说一会过来。”张嘴却说了一句更傻的话,眼睛瞥见房间里亮着的屏幕连忙又跟着说:“在看电影啊。”


“十七岁的单车。”这也是焦雄屏老师参与编剧的电影,王俊凯知道这段时间千玺一直都在看电影。


“刚开始没多久,一起看吧。”


“好。”


“之前就是讲这个小孩,阿贵,农村来的,在北京找了一份工作,送快递的,然后这个公司给他讲赚够六百就把送快递的这辆车送他……” 千玺又窝回被子,指着屏幕给王俊凯讲解剧情。


这种沉闷的片子以前他们是无论如何也看不下去的,但王俊凯看千玺专注的样子,也渐渐投入了起来。两个人都是认真的小孩,易烊千玺大概在思考如何表演,王俊凯却被剧情吸引了全部注意力。


“千玺,这是不是鼓楼?”王俊凯一转头,却发现易烊千玺睡着了。


其实本来就没睡熟,听见自己的名字的易烊千玺还是醒了。他睁开眼睛,有点怔忪,盯着屏幕回答了一句:“我长大的北京已经不是这样子的了。”


王俊凯正在翻找遥控器,准备调低音量,又听到那人的回答,瞥了一眼电视:“零一年,你一岁嘛。”


“我也没在北京怎么骑过单车。”千玺还是缩在被窝里,明明自己也是很认真当了好几年学生的,现在想起来关于上学的记忆怎么已经这么少了吗。



王俊凯像觉得自己听得懂他这句话的意思。他们都没有认真做过普通的学生吧。嘴上却还是轻描淡写调侃着说:“所以你骑不过我。”


“你们重庆还能骑车么?都是山坡好不好。”


“可是我小时候喜欢骑自行车啊!”


易烊千玺点了点头,低声笑了一下说:“好。你最厉害。”


“恩。你也厉害。我们一起厉害。” 


“……神经病。”


“千玺。”


“恩。”


王俊凯看了一眼对方,然后低下头,小声发问:“今天……你是不是不开心啊。”


易烊千玺皱了皱鼻子:“什么?”



“拍戏嘛。”



易烊千玺没说话,侧身滑进被窝里,脸枕在胳膊上。沉默了半响还是说:“拍戏还是挺难的,对我来说。”虽然身边的人已经是最亲密的人之一,但暴露自己的短板从来都不是自己的习惯、


他不是没有演过戏,但那都是小孩儿角色,甚至什么千智赫也是胡闹的东西,对于他以前来说,这是一个兴趣,一个爱好。当拍戏成为一种工作,一份任务,承载在他肩上的力量也随之变重。


王俊凯本来坐在床边,听完这句话,枕着胳膊躺下来,想说,你很好的。却在出口那一刻咽回去,觉得这个安慰太过于敷衍。沉默了许久,也想不出究竟哪句话最好,王俊凯其实很少听到千玺叙述难题,大部分的时候对方都是不管不顾的埋头完成任务。



王俊凯鬼使神差的往千玺躺着的方向爬去。他的头顶有一盏小灯亮着。


自己看过千玺的背影,且不说上千次也绝对有几百次,却从来没今天这样的感觉。王俊凯察觉到了自己心中的异样,又撑起胳膊,跪坐在床上,从身后注视着易烊千玺。


易烊千玺团缩成一团,背对自己,被子只盖了到腰侧。王俊凯坐着的地方有点暗,他看见易烊千玺露着一大截手臂在灯光下,闪着光一样。一切都是寂静无声,只有还在播放的电影显得声音格外响,王俊凯心下突然空白起来。


易烊千玺当然没看到王俊凯的动作, 他把今天演戏的事情重头想了一遍,“我以前觉得唱歌难,后来觉得接受采访难,还觉得上综艺难,演戏也难。好像每一件事都很难。” 他像是下了很大决心慢吞吞地说着。


说完又是一段长久的沉默,王俊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,他也觉得这一切很难。易烊千玺突然伸出手按灭了灯,他整个人像是被黑暗溶解掉了,只剩电视机的光明明灭灭描绘着他的轮廓,王俊凯突然心生煎熬,仿佛暗下去那一秒,眼前的人就会不见。


他往前凑了凑,本来想着轻轻推推千玺,或者碰碰他,人到身边,却用手摸了摸千玺的头发。

易烊千玺当然不会躲开,他闭着眼睛,感觉着那人目光的注视,王俊凯永远动作比嘴巴要快,在下一句没说出口之前,扑身上去。却没想到整个人砸在易烊千玺身上,他的平衡感大概是零,明明好像准备来抱住千玺的来着。


易烊千玺也没想到来了这么一出,睁开眼睛,看着那人毛茸茸的脑袋埋在被子里,不知道是不是在懊恼自己的失误。他低声笑出来,片刻之后又大笑起来,腹腔的震动,传递到王俊凯身上。


王俊凯从千玺身上撑起来,觉得真的是丢脸,索性背着厚颜无耻的包袱,整个人又一次摔在千玺身上。


易烊千玺简直觉得这人有病,笑着说:“你快压死我了哎呦喂。”


王俊凯暂且压下刚刚隐秘而模糊的心事,用手开始去挠千玺的腰,两个人笑闹打起来。王俊凯跟胖虎和王源永远是真正的摔跤式扭打,但和千玺的永远像是孩子般亲昵的胡闹。等到千玺笑个不停,王俊凯便住了手,看王俊凯停住,易烊千玺也不客气,抄起手边的枕头就往王俊凯头上扣去。王俊凯一把拽住,易烊千玺瞪着眼睛再重复一遍,“ 下去。”


“我不。”


“你重死了!你不知道你胖了嘛!”


非常胡搅蛮缠的王俊凯也继续说:“我就不!”


易烊千玺无语看着坐在自己肚子上的王俊凯,松开抓住枕头的手,学王俊凯刚才的样子,双手去揉他的脑袋,王俊凯嘴上乱叫,但也没还手,只任由他一顿乱闹,终于等千玺住了手,他也把枕头扔在一边。


“你不许再挠我。”


“不可能。”


“你有病啊!!”易烊千玺心里虽然无语,但还是咧着嘴笑开了。


王俊凯觉得从来没有人的笑可以像易烊千玺这么耀人眼目。明明不是还关着灯的不是吗?心脏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割了一下,突然慌乱起来。黑暗中两个人视线交叠在一起,脑海中仿佛有好多想要说的话,却又不知道到底要说什么。



易烊千玺注意到王俊凯隐去的笑容:“你怎么发起呆了?”



王俊凯伸出手,不自觉轻轻抚摸起他的头发。千玺的头发很硬,大人们常说,头发硬的小孩脾气倔。那些潜入海底的心事都浮了起来。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也没计划接下来做什么,直到千玺的手按在自己的手上。


那些幻觉一般的心事变得货真价实起来,黑暗给人以未知的力量,他反手抓住了易烊千玺的手。


想要说的话忘记了,今天做了什么也忘记了,暗夜里两个人只剩下两个人交叠的手。


”你先下来,真的很重。” 还是千玺先张口。


”哦。”他翻身倒在千玺身侧,虽然不好意思,但他不想松开拉着的手,脸红就脸红吧,反正没有灯。


电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的,屏幕早都暗了。两人在躺在黑夜里,肩膀贴在一起,胳膊缠绕,没人再开口。


王俊凯似乎全部的力气都在集中在左手上,黑暗像是海水漫过来,他又觉得自己特别渺小,觉得自己被海水灌满,手是满的,心也是满的。



那天的最后,王俊凯是落荒而逃的。有人敲门,王俊凯先松开了手,跳下床的时候,险些绊倒,他发誓自己听到易烊千玺在身后的窃笑。


“我就知道你在这,来来,打这关游戏。”王源兴冲冲在门口。


“这都几点了?” 王俊凯没好气。


“你俩前两天大半夜出去跑步,现在给我说晚?咋不开灯的啊,啥子意思?”说着王源就要从王俊凯身侧挤进去。


“刚准备睡,让王俊凯帮我关灯来着。”


“对。我睡去了,走了。”


王源站在走廊里,摸不着头脑。平时难道不是成夜不睡的打游戏?怎么俩人感觉比自己这个中考生还要困?


易烊千玺一动不动的维系着刚刚的姿势。王源离开的时候,甚至懒得道一句晚安。刚刚那人躺在身边的时留下的热气仍没有完全消失。


王俊凯衣服都懒得脱掉躺倒在自己的床上的时候,已经接近十二点了,不过他毫无睡意。还没来得及关灯,王俊凯盯着头顶的光亮,慢慢回过神来。十指交握后的触感仍在,对方的手干燥而温暖,自己攥住对方的时候,并没有被拒绝,再然后千玺的手指也绕上来,最后似乎连指纹都合拢在一起。



于是第二天,化妆师发现王俊凯脸上的黑眼圈也忍不住调侃,“昨天晚上打游戏了嘛。” 他往王俊凯的黑眼圈上盖上遮瑕。


“就睡得晚了点。”王俊凯坐在中间的椅子,王源在自己左边,千玺在右边。王俊凯心中窘迫,紧张得赶紧从镜子里找寻千玺,千万不要被听到。


却是王源转过身狠狠盯着王俊凯气势汹汹问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
”不是说困吗?”


王俊凯张了张嘴,说不出话,他真的很少被王源堵到说不出话。


王源白眼直翻,看王俊凯不说话,以为自己猜对了。王俊凯对自己这种做派他早已习惯,答应好自己的事情完全忘掉,说一起玩的游戏不带自己也是家常便饭。王俊凯经常干的事情,就是找一个游戏自己先玩,然后快通关的再叫王源一起来,最后当然是王俊凯先通关,再在王源耳边不断无聊嘲笑。这一段时间尤为严重,王源觉得是因为自己在复习,助长了王俊凯的嚣张。


王源又凑过去一点:“什么游戏?”


王俊凯面无表情斜了一眼王源:“你管?”


王源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:“呵呵。”


“到底什么啊!”王源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姿态。


“不告诉你!”


“有病吧你。”王源见王俊凯突然提高音量,觉得特别莫名其妙,不就一个破游戏,至于这样吗?



再然后就是全世界都发现王俊凯白天犯困的时间明显增多,令人无语的是这件事是王源发现的,因为他认为王俊凯真的背着自己在玩一个特别不一样的游戏,于是想法设法的寻找破绽。这个时候王俊凯的失眠已经持续一整周了。



“千玺,王俊凯到底在玩什么?”


“我怎么知道?”千玺摆摆手。


“你不觉得他白天真的很不在状态吗?”


“有吗?”千玺又摇摇头。


”胖虎,你觉得呢?”王源开始寻求别人的帮助。


“王俊凯?”胖虎念着名字,在视线范围内寻找这人。


“王俊凯是不是有心事?”胡子听到对话,参与进来,他也认真的觉得王俊凯不太对劲。王俊凯此时整个人缩在椅子里,端着一杯没喝一口的水,发着长久的呆。


事实上易烊千玺状态也并没有多好,只不过他一贯的冷静态度让大家难以察觉。


“王俊凯!”王源大喝一声,王俊凯明显被吓一跳。


“王俊凯你是不是有心事呀!”隔着几米的距离,王源又喊了一嗓子。王源是无心之举,甚至带着明显戏弄的心态,他真的只是觉得王俊凯成夜不睡的打游戏。


王俊凯看向这边的时候,心绪还没收回来,接着又听到这一句,完全愣住了,下意识找千玺的脸,易烊千玺也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。


王俊凯的心一下子被提起来。他知道一切都跟易烊千玺有关,那些难以掩饰的渴望,还有不知所措的惊慌,矛盾和不安,都是因为他。


那个人走路,唱歌,跳舞,喝水,吃饭,滴在地板上的汗水,遮住眉毛的碎发,一举一动。



一个人永远没有办法去描绘一段感情的开始,哪怕把这些所有的生活中的细节通通都记住,也完全找不到这段感情开始的起点。


他的变化体现在行动上,上车挑着一个人的座位坐。吃饭不和易烊千玺挤在一起,他不再时时刻刻绕着千玺打转。


王源还发现易烊千玺最近更加面瘫了,随时随地拿着手机不肯放手。


“王俊凯是不是犯病了?”王源实在忍不住了。


“什么?”


“你俩吵架了?”刚问出来,自己也觉得这是个不成立的命题,紧跟着自己否定自己:“不可能。”


易烊千玺回想起这些天,有点发怔。他也不是瞎,完全看得到王俊凯的变化。


“他是不是又自己钻什么牛角尖了?你看他那个样子。”


“你觉得的事真多。”


“他都没告诉你吗?”


“为什么告诉我?”易烊千玺下意识就反驳。


王源诧异于易烊千玺的话,一脸困惑的表情看着对方,心里想说王俊凯一直以来就差拉屎放屁不给你打报告了好吗?


“这是十六了,青春期了?”他放弃了王俊凯瞒着他玩游戏这个猜测,毕竟王俊凯这几天真的看起来是失魂落魄。


“那我们晚上出去耍?要不?”王源觉得自己特别有团队意识。


“哦,好。”


不能去人太多的地方,加上天又黑,本来是四处的闲逛,最后彻底演变成捉迷藏了。


“千玺呢?”也是王俊凯先发现了千玺的消失。却不等众人反应过来,自己先转身去找易烊千玺,他开着手机手电筒,沿着原路返回。


“千玺!” 他听见胖虎的声音在喊。


“易烊千玺!”他毫无章法的走着,也唤着这个人的名字。


王俊凯这些天脑子中吵闹的无数种声音突然就全部消失,明明易烊千玺根本不会丢掉或者发生什么意外,但王俊凯从来没有像此刻失去耐心,迫不及待,急切的想要赶紧找到,然后抓住消失在黑夜里的人。


易烊千玺爬树的举动是顺其自然,专心爬到一个高度,再低头,然后发现树下刚刚还在的众人已经离开了。


易烊千玺第一反应王俊凯竟然也走了?下一刻才想着要往下跳,因为黑暗的缘故,突然觉得跳下去有点危险,正准备拿手机打电话,听到刚想到的第一个人在叫自己的名字。


王俊凯举头注视那个人叫他的名字:“易烊千玺。”


“我下不来了。” 


“我知道。”


“我跳了,那你接着我。” 


王俊凯觉得自己像是走了很远的路,山遥水远的走向这个人,这句话像是终点。


易烊千玺一开始是被王俊凯扶着手臂站稳,然后他感觉到王俊凯的手往下滑,再碰到自己手的时候便定住了。他听见王俊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。他看见对方低垂的眉眼。他知道他的低沉情绪,他一直都知道,也会永远知道。


现在他们的手又握在一起,两个人一起承担着整个黑夜。


王俊凯的声音生涩:“对不起。”上前一步,搂住了他。


他们一定是第一次拥抱。王俊凯觉得自己紧张得不行,全身都要抖起来了。他听见自己身体里那个声音清晰的祈祷着,请不要推开我啊。


“你……”易烊千想说什么,却没办法说出来。对方的从头到脚,身体,胸膛,连同呼吸,温度,这些都牵动着他的神经。自己的心跳不知道为什么跳的这么快,几乎让他感觉头昏。


易烊千玺瞪着眼睛被人紧紧搂在怀里,动弹不得。王俊凯像是一团燃烧的火,包围着自己。


他们十三岁认识对方,一开始他们被关上艺人的头衔的时候,心中全是茫然,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的时候,身边都有对方。


可是他们总要一起走的,登临绝顶也好,坠入深渊也罢。


那些过往的短暂片段一闪而过,易烊千玺觉得自己对方拥抱得太紧了。自己好像变成了一种柔软物质,被这个怀抱完全包裹起来。


王俊凯抱住易烊千玺的那一瞬,觉得那些不懂和复杂的东西,都不那么重要了。他用脸颊轻轻蹭了蹭千玺的头发,突然放松了下来,王俊凯不在那么用力,因为易烊千玺的手臂也绕着自己,呼出的热气喷在他的脖子上。


当拍摄进行的到尾声的时候,王俊凯产生了强烈的不舍的情绪。这个春天,这个城市,和身边的人。他知道他和一个名字已经彻底连接在一起,无论哪种意义上。哪怕那些爱,那些感情是模糊的,甚至甚至是很难表达的,比如他还没有说过,喜欢你,这三个字。


以前年纪尚小,对于季节的体验无非是衣物薄厚,季节变化是一件超无聊的事情。本地的工作人员有说,现在正好是厦门最好的季节。王俊凯再同意不过了。窗外特别安静,春天特别温暖的吹佛着素色的窗帘,有时候风大,窗帘便像一个鼓起的气球。



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背靠着床,一起坐在地毯上背着最后几场的台词。他几乎把整个人的重量放在身旁人上:“是不是已经二十六号了。”


“恩。”易烊千玺还在认真背台词。


“我不想上学。”语气里有亲昵。


易烊千玺放下手上的剧本:“我也是。”


王俊凯觉得对方没明白自己的意思,只得扩展一下句子:“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回重庆。”


易烊千玺觉得自己耳朵热了起来,假装咳嗽了一声,轻描淡写的说:“ 又不是不见。”


“就是不见!”


“王俊凯你真的很喜欢撒娇。”


“……” 被拆穿的王俊凯也不在意,他在易烊千玺面前已经是怎么不要脸怎么来,只能厚颜无耻再说一句:“你呢?”


易烊千玺轻轻叹了一口气,轻轻皱着眉,转头去看那人。


“你耳朵红了。”王俊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。


被拆穿的易烊千玺第一反应就是逃走,手掌撑地,准备站起来,却被王俊凯一把拽下来,他一下没站稳,坐在那人身上,更是窘迫。


王俊凯还拉着自己手,易烊千玺想挣脱,却被人握得更紧。


那个夜晚发生的事情,在回来之后虽然两人默契的没人提起,但是他们都知道什么东西变了。

王俊凯换了个姿势,两人的手便是十指交握,还可以听见两个人的呼吸,甚至心跳声也是近在咫尺。


王俊凯非常认真的盯着易烊千玺看:“千玺,你笑一个给我看。”


易烊千玺快要翻白眼了,刚才脸红心跳平静下来:“笑个屁啊笑。”


王俊凯仍是一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姿态:“笑嘛!”


易烊千玺还是扑哧被傻子逗笑了。


于是王俊凯的吻就凑上来的时候,易烊千玺也没来得及躲开。



春天午后的阳光把他们包裹温暖里。


崭新的。

热烈的。

光明的。

他们的。


------

这次就发四篇 四个季节 四个城市 还有两篇番外 然后这篇文就结束了

谢谢大家第一次喜欢这篇文 也谢谢大家再次喜欢

整理txt 如果不嫌弃 可以取用 在评论里



评论(45)
热度(763)

© 九枝灯 | Powered by LOFTER